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人民论坛网:扬州“一核四化”推进乡村善治,地方“三社融合”服务高质量发展
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1-02

2019年12月28日上午,第七届中国民生发展论坛在北京人民日报社举行,发布了“2019中国民生示范工程”“2019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创新案例”等奖项。其中,扬州“三社联动”助力农村基层社会治理项目在全国近千个民生工程案例中脱颖而出,获评“2019民生示范工程”,系江苏唯一获得治理类、民生类奖项的城市,也是全国民政系统唯一获得该奖项的地级市项目。

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农村和城市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有的农村甚至已嵌入城市。但由于管理体制的不同,农村与城市的生活质量和公共服务却大相径庭。如何让农村居民享有更多更优的服务,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扬州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张宝娟给出了新思路,“我们要运用社会工作的理念、城市社区治理的模式在农村进行推广。实际上这就是在城镇化进程中,如何把农民变成市民,如何推动城乡统筹融合发展,如何提升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实效,如何把城市发展成果惠及城乡居民。”2018年8月,扬州市选取了24个试点村探索开展“一核四化”,各村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构建治理体系;以基层民主规范化建设为支撑,扎实治理根基;以三社联动机制化为重点,激发治理活力;以乡土文化特色化为内涵,塑造治理品质;以社区服务精准化为抓手,共享治理成果。

目前,试点村的面貌焕然一新。涵盖党、自治、经济组织等的治理体系有效运转,基层“四个民主”制度机制规范有序,防腐效果明显。“三社”建设超额完成目标,项目化运作灵活高效。以需求为导向的服务模式全面升级,人才、专业支撑有力,乡音、乡愁、乡约彰显了特色,涵养村民文明素养。

创新试点,民政“建模”

扬州市广陵区是全省首家现代社区治理试验区,渡江村则是首批试点村之一。作为原来扬州全市蔬菜供应输出地,渡江村建设落后,卫生状况“脏乱差”。“这里改造前,村里的小孩在马路牙子上趴着玩,很不安全;带孩子的老人就在旁边择菜,择下的菜叶以及给孩子擦鼻涕的纸巾乱扔,很不卫生。其他不带孩子的老人则多数时间泡在麻将桌上。”渡江村党总支副书记陈金其说,现在渡江村委硬件设施完善,有书画室、村史文化馆,还成立了领航艺术团,扬剧沙龙,“老人带着孩子来这里玩,安全卫生。多数老人还培养了兴趣爱好,居民都很满意。”

同样,穿过一段嘈杂的城郊街道,展现眼前的雷塘社区乡邻中心犹如一处世外桃源。三座修缮一新的多层小楼,功能齐全,有居民带着儿童在亲子室里玩耍、有老人在阅览室里投入地阅读、日间照料中心护工推着老人坐在冬日暖阳里……勾勒出一幅幅岁月静好的美好画面。

“早些年,我们的农村治理手段相对传统、单一,重管理、轻服务,村委会便民服务中心大部分都是用来办公的,很少有社会组织、休闲娱乐多功能室、养老机构等。”扬州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治理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在拆迁安置后,失地村民对服务需求日益多元化。一些村民卖掉多余的房子后,新住进来的居民对村(社区)单一服务不满意;几个村整体拆迁变成一个大社区,各村自己抱团,不配合管理和治理。”

因此,扬州市去年专门出台了《扬州市统筹城乡融合发展创新农村基层社会治理与服务试点工作方案》,成立创新农村基层社会治理与服务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农村基层社会治理与服务工作。其中,民政部门负责指导村(社区)开展自治与服务。

“社会组织、全科社工、‘三社联动’……这些在城市社区司空见惯的事物,农村大多数村干部还不十分清楚是什么概念。一般村委会都能想到走访慰问困难群体,但不知道如何做更深层次的服务。”有关负责人说,“民政部门现在在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建模’。村(社区)不知道怎么做,我们就把做好这个工作的方式、模型、规则制定好,一项一项教给他们。”

三社联动,党建领航

“三社联动”,社区是平台,社会组织是载体,社会工作者是专业支撑。2013年,民政部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社区、社会组织、专业社会工作者“三社联动”的思路与任务。据了解,扬州市的三社联动工作起步早,创新点很多,充分调动了社区内外的各类主体、资源,其中强化基层党建引领、引入多方协同治理,在城乡社区治理与服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各社区(村)积极开展“党建领航”项目,充分发挥农村党员在创新农村基层治理中的引领作用和党组织在改革试点工作中的核心作用。

“社会在发展,老城区居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思想观念、维权意识也与时俱进。用老理念、老方法、老经验处理社区事务已不能满足现实需要。”扬州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治理处有关负责人说,为了跟上形势,每个社区都积极创新,社区主任服务意识增强。生态科技新城杭集镇新联村创新提出了“三三制小板凳”工作法,将全村划分为9个网格,所有村组干部作为网格长,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作为网格员,党员干部随身携带“一只小板凳”,深入田间地头、农家小院,与群众面对面,心贴心交流。定期开展“您有建议对我讲”“您有困难我来帮”的社情民意大走访、大搜集活动。瘦西湖街道综合村在9个村民小组设立“一定办好点”,接受村民提出的各类个人困难方面的诉求,村民有任何疑问、困难,做到简单问题当场解决,复杂问题记录在《综合村民情走访记录簿》上,并提交村里工作人员逐一受理、解决。邗江区蒋王街道何桥社区打造“相邻中心”,设立四点半学堂、党员示范岗,将联系点深扎在群众劳作场所,搭建居民自治与社区管理互通枢纽,渐进式改变拆迁居民生活方式。

广陵区旌忠寺社区打造了“生态睦邻点”,如今这里已成为社区宣传文明文化的红色阵地、居民家门口的口袋公园。社区书记张雪松感慨:“地球天天在转,社区天天在变,治理融合创新,‘三社联动’成效显现。”

全科社工,品牌服务

近日,扬州市出台《关于开展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三社联动”助推乡村有效治理的实施意见》,对开展“三社联动”的农村社区提出要求:实现每个社区至少拥有5个以上社会组织、2名以上持证社工,有一批注册登记的志愿者和社区志愿服务组织,每年实施购买服务项目不少于5个的目标。

据介绍,目前24个试点村共有61名持证社工师。江都区滨江新城新和村和建乐社区更是通过“选、培、提”,先后选拔3名社会工作人才赴村工作,培养5名村干部取得社工师资格。

亲子室里,父母带着儿童在玩耍;阅览室里,年轻人在专注地阅读;小花园中,专业护工推着老人享受冬日暖阳……走进景区平山乡雷塘社区,一幅幅岁月静好的美好画面映入眼帘。雷塘社区是我市24个农村基层社会治理试点村(社区)之一,辖区内有平山乡最大的拆迁安置小区。“拆迁后的村民洗脚上楼后,生活需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雷塘社区党总支书记李志伟说,社区针对居民的新需求,升级改造了3000多平方米的三大服务中心,并通过“三社联动”,将党群、养老、文体三大服务中心提供给专业社会组织运营和使用,提升了服务质量,减轻了社区负担。

“一米菜园”便是雷塘社区引入专业社会组织,解决“毁绿种菜”这一居民小区共性难题的创新实践。该社区与尚善社会工作事务所合作,引导喜欢种植的居民成立“一米菜园”种植协会,在服务中心楼顶等场所开辟“一米菜园”种植基地,由协会成员认种认养,成熟后自食自赏或赠予弱势群体。“‘一米菜园’既能发挥原住居民的种植特长,美化环境,又能密切亲子互动,营造和谐的邻里互助氛围。”李志伟说。

“三社联动”,社区是平台、社会组织是载体、社会工作者是专业支撑。在开展农村基层社会治理试点中,我市24个村(社区)纷纷对综合服务中心进行升级改造,科学调整功能布局,合理设置活动空间,为“三社联动”提供必要场地,让社会组织、社工成为服务村民的主力军。

“一米菜园”“向阳花开”“知心帮帮忙”“正能量加油站”……市民政局局长王振祥介绍,目前各试点村(社区)已购买服务项目52个,逐步将基层政府面向社区的事务性、服务性工作,委托有专业能力的社会组织承接,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推动了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和服务的转型升级。

“推动‘三社联动’的目的,在于充分调动社区内外的各类主体、各类资源,使其有效互动、衔接和融合,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最终实现‘1+1+1>3”的效果。”王振祥说,一年多来,各试点村积极构建“村(社区)搭建平台、社会组织导演、专业社工唱戏”的“三社联动”工作机制,提高了农村居民幸福感和满意度,打造出了新时代乡村善治的“扬州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