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民政人的一天——记中心颐和养老院护理员邬益红
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1-16  访问量: 

邬益红,55岁,是大多数女性退休在家含饴弄孙的年龄,但邬益红却仍然在颐和养老院养老护理岗位上干得热火朝天,她每天尽心尽责地照护多名平均年龄在85岁的半失能老人,被她照护的老人说她就是自己的闺女,家属也当她是为自己分忧的姐妹。每年年终考核,她都是院内老人夸赞最多、家属送锦旗感谢最频繁、综合考评得分最高的护理员。坚守岗位13年,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邬益红时刻牵挂着老人,每分每秒都兢兢业业。

每天早晨4点半,邬益红就要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将所负责的生活区内的11位老人的晨间护理轮着做一遍,洗脸、洗手、洗臀、换床单,每位老人收拾擦洗需要十多分钟,一轮下来,即使在寒冬腊月,也要出一身汗。

12年前刚涉足养老护理业,邬益红也有过不习惯和不适应。她说:“以前就觉得伺候人的事谁不会做?”可慢慢的,她发现别人把老人从床上转移到轮椅上很轻松,自己却险些将腰折了。别人整理床铺又快又干净,自己却弄得棉絮满天飞。拼着不服输的劲头,她从基础学起,向有经验的阿姨讨教,平时认真参与院内培训,很快就通过了护理师考试,现在俨然是护理队伍里的老手。

老人们早晨时间较早,邬益红顾不上休息喘口气,要推着餐车到食堂买好早饭,把每个老人的餐食配送到位。为了保证安全卫生,打饭前,她都要细心地把老人的餐具用开水烫涮一遍。

居住多年的戴奶奶年事已高,目前有吞咽功能障碍。为了保证戴奶奶顺利进食,邬益红会特地为她买粥、南瓜等软烂的食品,有时还将饭菜做成流质。老人胃口不好,她就在老人面前摆两只碗、两把勺子,与老人互动示范,张口、进食,一顿饭常常要喂近一个小时。

早餐过后,邬益红继续连轴转。清洗餐具、整理床铺、打扫卫生,忙碌期间还要不停查房,观察老人是否有突发状况。她做任何事都高标准、严要求,她曾说:“这些老人,年轻时哪个不是‘英雄好汉’,现在老了,需要帮助了,住进了养老院。我就要把他们当作自家老人,不然怎么也说不过去。”语言朴素,但每字每句都落实到了实际行动。

忙忙碌碌的上午过后,邬益红又推着餐车来到食堂,手中夹着小纸片,写明了每个老人所点的餐食。与老人们接触久了,自然就知道了老人的喜好和忌口事项,加上自己平时也“充充电”,老年饮食的注意点她也了解一些:“低盐、低糖、少油,高纤维、多维生素。我平时都跟爷爷奶奶们说呢,现在吃饭可不是想吃什么吃什么,要为自己的健康考虑,再多的钱比不上一个好身体!”

老人们也愿意听她唠叨,脾气有点倔的陈老爷子逢人就夸她:“其他护理员我都不要,我就要邬‘阿姨’照顾我。”

每天等老人午休后,邬益红就要一次给有特殊需要的老人作个别护理,洗脚、洗澡、按摩、清理褥疮,别人口中的“苦脏累”,她却从不嫌弃。

71岁的汪老太爷在家腿部烫伤严重,儿女不会专业护理被送入院。刚来时,老爷子感觉被家人抛弃,情绪不稳定,也极不配合护理员工作。洗头发时,往往邬阿姨一转身,老太爷就能将水洒得满床都是。邬阿姨不急不躁,和声细语与他慢慢沟通,从不指责、不抱怨。繁重的工作之余,她还能找着空子推老太爷出去兜兜风、与其他老年人一起坐着聊聊天。几次三番下来,汪老太爷也逐渐融入了院里的“集体生活”。

80多岁的张老太,生活不能自理,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及并发症,背后多处褥疮,最大的一处创面皮下肌肉溃烂,骨头都露出来了,恶臭难闻。儿女在家束手无策,慕名将老人送至颐和养老院,当时有护理员看到老人的创面就直接呕吐了,而邬益红主动接受了照顾张老太的重任。她强忍着不适定期给老人处理创面,有时会因此一整天没有胃口。尽管如此,她还是严格遵医嘱给老人换药。在她的精心护理下,老人的症状慢慢缓解,目前也基本愈合。

下午的护理和卫生工作往往要到晚饭时间才能完成,邬益红还是照例把老人们的晚餐安顿好,自己匆匆吃几口饭。对她来说,下班时间形同虚设,只要老人需要她,她总会出现在老人身边,老人提出的要求,她都尽可能满足:床单破了,她拿着针线包第一时间到场缝补;药吃完了,她带着病历去药房配药;老人嘴巴馋了先吃小零食,她骑上小电动,当天就会买到。

晚班查房也是一天的重要工作,一般8:00开始:每隔一小时查一次房,给不能自理的老人翻身,给口渴的老人喝水,帮助换尿布、尿裤,处理排泄物等,有突发状况要及时处理应对。整晚她只能和衣而眠,睡的都是囫囵觉。问她累不累,她憨厚地说:“不累,力气用完了,休息一下又有了嘛!”

“干我们这一行的,除了不怕累不怕脏,还要有爱心、耐心、细心、贴心。"这是邬益红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护理员工作对邬益红来说,平凡却不简单。每时每刻,她都拿出百分百的真心和诚心照顾每一位老人。对她来说,用自己的努力付出让老人们安享晚年,是人生的最高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