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关注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中国社会报:志愿服务能量场,在这里汇聚而成
发布日期: 2017-07-04  访问量:
 

 

 

转变之始:从“自由行”到“跟团游”

    2012年前后,许多志愿组织纷纷在扬州落地,每逢节假日,扛着米、油等物品来看望老人儿童的志愿者都会挤满福利中心的大厅。

    “那时候志愿服务大多是‘走过场’,有的来了拍几张照片就走了。服务对象嫌烦,我们也很被动。”社工范二潮回忆道。

    2013年,扬州市福利中心变被动为主动,成立社工志愿服务中心,由专业社工根据服务对象需求设立服务岗位,按楼层、服务对象类型分包给志愿组织。

    红姐是志愿服务的“老人儿”,以前经常带着一帮姐妹来福利院帮老人们包饺子、干杂活。后来志愿服务中心把她们引荐到“善缘堂”志愿者协会,负责失能陪护、残儿助教等项目。红姐还成为该协会新晋的干事,每周三组织“亲情助理”们上门帮助老人读报纸、代购小物品,等等。

    “以前我们来服务是‘自由行’,看到什么就干一点,干多干少也没人管;现在变成‘跟团游’了,该干什么、什么点儿干、怎么干都规划得好好的,干完了再打个分,效果自然不一样了。”她幽默地说。

    2017年,志愿服务中心已吸纳20余家志愿组织,并建立起志愿服务报名审核、签到计时、岗前培训和考核打分等系列管理制度。

    “志愿服务就好像四面八方经过的细流,服务对象需要灌溉,但机构要懂得怎么去造渠、引流,以及过滤。”扬州市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刘爱萍感慨道。

 

效用彰显:用“细沙”填补“大石块”缝隙

    紫荆楼和紫葳楼的失能老人最盼望过周五,因为每周五下午,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们会准时推着轮椅挨家挨户将老人们“请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或者带他们到旁边的茱萸湾公园遛弯。对每个老人从床铺转移到轮椅,从什么角度去抱、怎么固定肢体,他们都已烂熟于心,整套规范动作只需要2分钟。

    不仅如此,能自理的老人也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组建了歌唱团、舞蹈团、太极队和门球队,定期活动。此外,所有老人都能享受到定期免费的上门理发、修脚、医疗等服务。

    “机构服务专业化、模式化,就像大石块,志愿服务灵活、细致,就像细沙,‘大石块’顾不到的角落需要‘细沙’去填满。我们希望能提供一些‘走心’、精致的志愿服务,让服务对象活得有尊严。”范二潮这么形容志愿服务与机构服务的关系。

    小严是“让爱从头开始”理发志愿团队中年纪最小的。2015年夏天他第一次跟团队过来给脑瘫儿童理发,手指触到孩子额头的那一刻,坐在矫正椅里的小家伙流着口水冲他“咯咯”一笑,这个21岁的小伙子立马背过身去红了眼眶。

    “我真切地感受到,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有意义、值得做。”小严动情地说。

2013年开始,这些年轻人每个月休业一天,定期过来给老人孩子理发,一坚持就是四年。小姑娘们都喜欢上了这群很潮的叔叔,因为他们会编不同款式的辫子,还会讲笑话逗她们开心。

 

培训与评估:借助“第三方”提升“能量场”

    “进入颐和养老家园要遵守哪三大原则?”“以下与服务对象的互动行为中哪些是不恰当的?”“外出过程中老人出现以下情况应如何反应?”……以上是扬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失能陪护”岗位考核的部分试题。除了书面考试,志愿者们还需进行老人肢体移动、轮椅使用、意外急救等实操模型演练,只有双项达标才能参与服务。

    除了要掌握这些基本知识,对于每位服务对象,志愿者们还需要与护理员详细沟通,做好预案。为此,“失能陪护”岗位要求志愿者与服务对象的配比至少达到21

    2013年以来,该中心先后与扬州大学护理学院、苏北人民医院等专业机构达成合作,由这些机构组成“服务教练团”,定期给志愿者培训。“比如我们最近新开发了一个‘轮椅老人健康操’岗位,包含‘失能陪护’‘身体康复’‘心理沟通’‘现场救护’等课程。”社工小滕介绍道。

    同一课程按周期循环进行,以方便志愿者们灵活地选择参训时间和考试时间。

2016年下半年开始,福利中心聘请扬州大学专业社工团队,对各岗位志愿服务开展定期评估,并出具整改意见。

    经过三个季度的持续评估整改,目前志愿服务的整体满意度已经上升至96%。而第三方评估模式也被引入到福利中心其他各项管理服务中。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