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关于推进社区“减负增效”的调查与思考
发布日期: 2017-03-21  访问量: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社区治理是社会治理的关键环节,加强社区治理创新,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精神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必然要求。近几年来,仪征市积极回应群众期盼,把推进全市社区“减负增效”作为党的群众教育路线即知即改的一项重要举措,作为加强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基础性工作。积极指导各地以规范社区组织机构、工作任务、培育社区社会组织,推行“政社互动”为抓手,切实为社区“减负增效”。但社区“减负增效”工作需长期坚持、不断深化,在防止“反弹”的同时,进一步强化社区自治和服务功能,才能巩固社区“减负增效”成果。笔者试图从如何进一步深化社区“减负增效”工作破题,谈一谈粗浅的认识。

一、工作开展情况

一是制定实施方案。2014年以来,我市科学制定减负工作方案,在听取各镇(办事处)、相关部门以及社区意见,借鉴太仓、南京等好的做法的基础上,市委出台《关于切实减轻社区负担提升服务群众效能的的五项规定》、《关于在全市推行“政社互动”提高社区管理服务效能的实施意见》(仪委办〔201447号);《关于开展减轻村(社区)负担专项治理行动的实施方案》(仪委办〔201459号),这3份文件“标本兼治”,一方面规范社区组织机构、达标评比、创建台账、考核等,另一方面,初步理顺社区与基层政府的关系。二是明确减负内容。从规范村(社区)组织机构、工作任务、单项创建和达标评比、各类台账资料、工作考核、与政府的关系以及加强组织领导等7个方面,对如何减轻村(社区)负担作了明确规定,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三是推行政社互动分别按城区社区、集镇社区、村,梳理《依法履行职责事项》和《协助政府工作事项》“两份清单”,进一步明晰社区工作任务。为增强各地推进“政社互动”的主动性,2015年,市委、市政府将其列入对镇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项目并给予差别化打分。开展年中和年底评估,针对存在的问题,要求各地整改到位。目前,全市所有镇(办事处)均推行了“政社互动”。四是培育社会组织。嘉禾社区、华兴新村社区建成2家社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共成立社区社会组织113家。连续举办三届社区公益创投大赛,累计投入创投资金约100万元,资助项目33个,奖励82个,这些社区社会组织在促进社区文化、养老、青少年教育、困难家庭帮扶等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近几年来,省、市及本市虽然下发了一系列文件规定,社区台帐过多、评比达标过滥的现象得到扼制,但要进一步推进和深化社区“减负增效”,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基层政府对社区性质、功能定位还有待进一步转变,“减负增效”没有真正形成工作合力,部分部门对社区考核等还是采取老一套的办法;社区“减负增效”仅仅立足于“减负”,如何“增效”的办法不多;能够承接社区管理服务事务的专业性社会组织不多;政府购买服务的机制不健全;社区工作者对减负以后的工作任务还很迷茫等问题,阻碍了社区“减负增效”的效果,需要我们作进一步的探索和思考。

三、对策和建议

社区“减负增效”的核心在于理顺体制,明确责任,如何既较好落实政府在社区惠民政策,又最大限度地发挥社区的自治和服务功能。笔者认为,要按照“精简、规范、便民、高效”的原则,推进社区工作规范化,着力解决影响城乡和谐社区发展的突出问题,补齐社区治理短板,不断提升社区治理科学化水平。

(一)实施部门联动,形成齐抓共管的良好局面。建议发挥社区建设工作指导机构的作用,明确组织部门、纪检监察机关、政法委和综治部门、民政部门、财政部门、农业农村部门以及其他部门和群团组织的职责,加强协调配合,督促各相关部门再次对社区履行政府职责事项和协助政府工作事项进行梳理调整,落实部门准入机制,尽量减少社区的考核、评比的负担,形成部门协调配合联动的良好工作局面。

(二)加强督促检查,落实减负增效推进措施。建议由党委、政府牵头,对各地落实社区“减负增效”工作进行专项督查,了解各地“减负增效”推进情况,对“减负增效”工作措施不到位的,给予通报并督促整改到位。同时,加强对社区“减负增效”工作的研究,认真分析研究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不断优化推进措施,形成符合各地实际的社区“减负增效”的工作机制。

(三)培育承接主体,提高社会组织购买服务能力。在规范社区工作任务做“减法”同时,通过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让社会组织参与社区管理服务,从而为社区做“加法”,让社区专心去推进自治,开展服务。建议设立市级社会组织发展培育资金。在建设社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的基础上,建设市级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大力培育专业性、公益性社会组织,对入驻的社会组织在办公、培训、资金、项目等多方面的给予支持,引导社会组织开展社区社会服务,提高其承接政府公共管理和服务的能力。

(四)切实转变职能,建立政府购买服务机制。改革公共服务提供方式,规范和推进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工作,社会组织能够承担的公共服务项目,应尽可能交由社会组织承担,由花钱养人向花钱办事转变。建议制订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指导性目录。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年初预算时,要编制购买服务计划,安排专项资金,以项目化的形式,委托专业的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公共服务和公益事业,使其成为社区“减负增效”的好帮手,从而减轻社区工作负担。

(五)开展业务培训,强化社区自治和服务功能。社区减负后,社区工作人员从繁重的行政事务中解脱出来,并不是无事可做,更多精力要投入到社区自治和服务上来。目前,社区建设工作正处于转型期,更需要社区工作者提高对社区建设工作的认识,努力改进工作方法。首先,民政部门要定期开展社区人员培训,支持和鼓励城乡社区服务人员参加社会工作职业资格考试和学历教育考试,取得社会工作师资格证书,提高社区工作者专业化、职业化水平。其次,社区工作者要将主要精力要集中到服务居民、了解社情、化解矛盾上来,沉上心来为居民服务。最后,要强化社区自治功能,运用社区工作法解决一些特定的社会问题,增强居民解决社区问题的能力,信心和技巧,培养居民与社区邻里交流、协商与合作能力,发掘和培养社区骨干的领导能力等,促进社区居民的成长和进步。(仪征民政局李剑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